言能富修

相信自己還能長高,腦洞賊多。
愿世界和平♢励志保护动物环境
三大本命→len/诗郎/王耀
wb:言修有約_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

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

/庄周:言修/

/摄影:橙子/

/后勤:蜀黍/

/后期:叽喏/

/妆面:言修/

/白棚:NYA尼亞视覚/

————————————————

开始玩王者第一个买的英雄是庄周第一个买的皮也是庄周。

庄周改了后用起来神爽,而且还长得那么好看所以就很喜欢了~

國慶快樂~

字比畫好看系列

【杂七杂八】乱七八糟说说黑三角【三次元向】

菱梦哀歌:

深夜看到喜欢的太太有说自己内心的黑三角,一腔话唠的欲望无处倾诉,默默来吐一吐。


【cp脑注意】
【全部为个人想法,没什么见识】
【一个大写的老王吹】
【我超怂不要挂我】
【耀中心!!耀中心!!不带耀玩的cp我都不萌的。。。】





我是个坚定的老王吹,几十年硬生生顶着全世界的围追堵截硬刚成世界第二,除此一家别无分号,我超爱他的。国家人格化以后,我脑子里的老王向来就是看淡云卷云舒的红尘绝色,翩翩君子,杀伐果断也温柔沉稳,容貌不辨雌雄的精致美丽。


啊,这么想想就更爱他了。


在黑三角里,老王是突兀地插进来的一环。毕竟别说再往前,20年前咱们跳出去说黑三角,一定都有人觉得【你国都药丸了你大概是脑子瓦特了】,然后老王闷声发大财地崛起了,等二肥从中东满脸黑灰地抽身出来抬头一看,嚯,老王头你怎么突然阔起来了。。。


中南海的智商还是可以把绝大部分键盘政治家吊起来打的,其中肯定有我。


先说红色组。在我心里伊万和伊利亚一样又不一样,苏中是爱过恨过的一场虐恋情深,最终曲终人散,喀秋莎的音符成了绝唱。死去的苏总,大概是老王最初也是最后的恋人了。苏维埃成了史书上一个红色的影子,老王永不忘却的朱砂痣。


“他的成长引领了你,他的强大庇护了你,他的死亡警醒了你。”当然了,苏总跟老王有掐到差点你死我活的时候,但最后的时光,老王还是勒紧裤腰带一车一车食物运去了远东,苏总的专家们用图纸换取粮食——既然我们已经走不下去,这英特纳雄耐尔的梦想,就托付给你吧。


然而只有死去的伊利亚,才能让人肆无忌惮地怀念。


现在的伊万情况又不再相同。伊万想亲近老王吗?当然不,欧罗巴的孤儿,永远向往着西方世界。但是欧美不承认他,亚洲更不会承认他。解体之后的问题接踵而至,他曾经寄希望于西方,差点死无全尸。


在唯一超级大国的威胁之下,伊万和老王必须站在同一阵线,毕竟他们是邻居。


但是他们永远防备着对方,因为他们是邻居。


从伊利亚到伊万,开始的时候都未必看得上积贫积弱,空有人口和国土的老王。但是朝战老王一战立国,然后迅速发展。到现在老王经济腾飞,伊万的问题很现实,就是穷。


这种穷的类型和级别,能够站在他身后默默输血的只有老王一个了。个人感觉,现在伊万需要老王的程度的确更深一点,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红色被各种原因绑在了一起,老王一直是微笑不语悄悄做事的人,也需要伊万和咄咄逼人的二肥刚正面,他最需要的,就是追回闭关锁国时光里落下的时间。


各取所需,也各怀心事。


但是红色现在,看各种各样的新闻而言,还是伊万更需要老王一点。因为二肥和老王羁绊实在太深,属于大家报团玩完的程度,二肥不管是想敲打谁,都得先敲打伊万。伊万为了不被敲死,就只能跟老王这个大奶绑定。


所以就算一带一lu摆明了老王要把手往中东,伊万祖传后花园里伸了,普大帝还要过来牵头,夸老王“你这个开放程度啊,amazing!”隔三差五地秀一秀:“跟我家关系最重要的国家,当然是老王!”“老王在国际上做出的贡献超明显你们不许黑他。”老王这种表示我记忆里是没有见过的。


所以我对于红色的理解还是曾经沧海又各怀心事的情人,老王平静,温柔,看似宠爱无尽,而伊万握紧手里不多的筹码,更加咄咄逼人,有着骨子里的狠戾猜忌,有时会显得乖张。


为什么老王这么撩啊!!!【噫你的关注点】


冷战的话,我写文里伊万对于二肥毫无疑问是戒备的,【我不萌的cp都是友情,相杀不相爱,嘿嘿嘿】除了他家里现在问题比较突出,需要二肥来团结民众转移视线,还有两个人的利益矛盾几乎不可调和——都卖资源【并且老王身为狗大户在一旁无辜脸看】,都对中东地区有所图谋【叙战一个代理人战争打到正主互掐】,经济往来太少【少到让人思考py交易该怎么做】,并且长期对峙下来对于对方的戒备也很难溶解。


床破上台前对于露熊家夸成一朵花,上台没几天就跟老王的管家产生化学反应去了,从联俄抗中的策略无缝衔接到联中,并且什么坏事都习惯性地甩锅伊万:肯定是你干的!【伊万:mmp】


苏总已死,现在的伊万依旧与二肥掐得难解难分,有几分真几分假,老王在身后奶了多少口,就不知道了。


啊,金钱。又到了瞩目的时刻!


冷战对决是自由搏击,酣畅淋漓,拳拳到肉,直到有一方力竭而死。接下来上场的王耀选手看着二肥手里的血迹微微一笑,打起了太极。


你挑衅,你无耻,我全部忍耐,清风拂面一一化解,似乎窝囊地不行。这个时候二肥觉得“也没什么稀奇的嘛”转身收拾欧盟那一家子和中东去了,等这两位选手被重拳打晕在赛场上,他回头看见本来被甩得不见人影的老王站在不远的身后冲他温柔微笑,还越来越近了。


曾经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孱弱国家,突然就不声不响地追上来了。问题是这跟当年的苏联还不一样,老王把自己跟他绑得死紧,有种咱们一起玩完。


现在的金钱,大家越来越用“夫妻”来形容。你来我往你进我退,虽然充满勾心斗角刀光剑影的算计,但是该做的生意还是要做下去。


金钱对我而言就是像《不速之客》一样,他们前一晚在床上颠鸾倒凤,第二天也能衣冠楚楚处心积虑地算计对方。全世界都知道你我关系不好,全世界也知道你我难舍难分。


二肥曾经想要和老王搞出个“G2”,大概就是让老王专心做老二,我分些汤给你,但你要听话。老王翻翻自家历史书看了看秦始皇说要跟齐国做“东西二帝”,呵呵一笑说别,咱们做新型大国关系就成了。当然,如果真做了G2,二肥对于老王的兴趣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


金钱的相爱相杀估计还要持续很久,二肥的性子又抖S又抖M,永远看着强者,享受敌对,对于失败者不屑一顾。而老王让他软绵绵地使不上力气,因为老人家腰不好,不玩艾斯爱慕这种激烈的【你这人】


国家之间的事,真是每一步都是险恶啊。【感慨脸】


说句题外话,虽然我是老王吹,但是老王一开始真不在那些西方发达国家眼里。积贫积弱,被世界群殴了上百年,还是他们看不上的黄种人。【比如,现在大家会特别重视阿三哥们,觉得他们以后“哇一定是我们心腹大患”吗,以前老王离阿三哥还差了老远呢】


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还言犹在耳,不久之前还在担心真的打不过湾湾,被我们现在嘲笑“卖香蕉的”的那些国家曾经都比老王阔气得多。老王的家人们一心苦干,找方向,苦心周旋。


那个时候在他们眼里,老王可能是真的药丸吧。


直到今天,老王刚到现在这个位置,真是还没阔几年【阔没阔都是两说】,我希望他可以一直阔下去。黑三角也算是这个世界搅动风云的最大关系了,不管红色冷战金钱,我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老王吹而已。


全世界都爱我家老王谢谢,不接受任何反驳。


毕竟他的崛起之路,比任何人都充满不可言说的血泪。

【朝耀】关于好茶组三次元的一点小科普

很易懂的小科普

萨尔茨堡:

果然还是太闲(。


写了点好茶组三次元近代史上的小科普,二次元式解释,具体的历史是更严肃复杂的,要端正态度看哦。




APH写到耀家的国设相关,总不能不提到近代史,而提到好茶组的近代史,就不能不提到鸦片战争。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永远的痛,鸦片对于近代中国的危害,是经济和国民体质双方面的,具体的细节大家都知道的也就不多说。


 


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早在鸦片战争的一百年前,曾经有一个帝国,同样沾染上了一样“毒品”并深受其害,整个社会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都为之上瘾,帝国的经济也几乎为之掏空。


 






这个国家,叫做大英帝国;这件“毒品”,叫做茶叶。


 


是的,你没看错(笑)。


 


茶叶。


 


茶叶和咖啡差不多是同一时间传入了亚瑟家,但亚瑟家和其他欧洲国家不一样,偏偏弃咖啡而选择了茶叶,这里面是有一些政治因素的推动。比如政府觉得人们聚众在咖啡馆喝咖啡容易喝出群体性事件,还不如让大家宅在家里喝茶有利于社会维稳之类的。不管怎么说,反正茶叶在各种因素的推动下,最终成为了亚瑟家必不可少的饮品。


 


但是这么一喝,也喝出了毛病。


 


对于亚瑟家来说,茶叶最要命的一点就在于一个字:贵。


 


当时的茶叶有90%都来自于中国,其他地方的气候并不适合茶叶种植,而茶叶对欧洲来说实在是奢侈品。纵然茶叶贸易养活了整个东印度公司,可那只是东印度公司自身的利益。而对于资本主义处于上升阶段的整个大英帝国来说,巨大的贸易逆差带来的资本外流则是灾难性的。简单点解释就是,亚瑟家好不容易在殖民地赚的那点钱全拿到王耀家买茶叶了【摊手


 


随之亚瑟家就出现了“禁茶”运动,反对茶叶的人们组成了“禁茶”派,提出了历史上由正式机构正式发布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的“禁茶宣言”。这里面有不少人本身就有几十年的茶瘾史,他们认为茶叶是和烟草一样是令人上瘾的毒品。当然,有人“禁茶”也就有人“挺茶”,支持茶叶的人们则认为茶叶是良药。两边争论的非常激烈,甚至远远超过一百年后大清帝国对于鸦片的争论。


 


请想象一下拼命想喝茶又被强令不许喝茶的亚瑟同学。


 


顺带一提,和茶叶一样被躺枪攻击过的还有中国瓷器,亚瑟的傲娇属性嗯……(王耀冷漠.jpg:买不起就直说呗,鸡蛋里挑什么骨头。)


 


不能花这么多钱喝茶怎么办?戒呗。但是,亚瑟他,根!本!戒!不!掉!啊!(抱头)


 


于是被茶瘾折磨的亚瑟同学为了能喝上茶叶,就开始各种尝试打破困境,先遭殃的就是阿尔弗雷德。因为英国政府将茶税提高到了119%,又强迫各殖民地所需要的茶叶只能从英国本土进口,由此造成一系列连锁反应的直接结果就是小阿尔忍不了直接独立了……(要不要这么拼啊汗)


 


再说王耀这边,当时的英国尝试了各种贸易想要弥补逆差,亚瑟家最拿手的毛织品对于中国底层百姓来说不如自家的棉织品便宜,对于上层人物来说又不如绫罗绸缎,虽然棉花很受欢迎,但是毕竟需求有限波动又大,所以最后实在没办法了的亚瑟干脆给王耀挖了个坑,玩起了套现跑路——这就是鸦片贸易。


 


后来林则徐禁烟时,道光皇帝最开始也曾谨慎地问过是否会引起战争,但是他们都低估了亚瑟对于茶叶的执着。当皇帝因为英商太难缠气得干脆宣布要中断中英贸易时,他是没想到真的会引发战争的。王耀是不在乎那点贸易税收的,但是亚瑟在乎呀,中英贸易要是断了,他喝啥?社会是要动荡人民是要抗议的!(所以你当初为啥要强迫他们喝茶啊?)


 


不禁鸦片贸易吧,等于要了王耀的命;但禁止茶叶贸易呢,就等于要了亚瑟的命。所以被逼急了的亚瑟就直接提枪上了——鸦片战争由此爆发(亚瑟家动用的军队人数在当时来说可以称得上是超级侵略军团了可见其重要程度)。


 


从这个角度来说,鸦片战争实际上也可以称作茶叶战争(更深层次的全球化和贸易关系就不多说了,说白了都是为了利益),只不过对我们来说鸦片的记忆更加深刻和惨痛。至于亚瑟在印度又自给自足地种起茶叶来那就是后话了。


 


所以说,亚瑟还真是虐恋情深啊,我是说对茶叶。


 


总之,好茶组这个cp名是真的名副其实。尽管曾经的历史很惨痛,但现在两个人终于能够和平地坐在一起,安安稳稳的享受茶叶了(王耀:靠,当初你就是因为喝不上茶叶才来揍我一顿,想想真是好气哦)。


以上,大概也可以叫做好茶组与茶叶的那点事了吧?




***




再补充一点关于好茶组喝茶的习惯:




众所周知亚瑟家喜欢在红茶中加牛奶,耀君家则是偏爱喝清茶。但实际上,耀君家喝清茶的习惯是从明朝初期才开始,有部分士大夫开此先例,大概明末清初的时候才逐渐普及。此前的唐宋时代盛行的是煎茶法,茶里还会放果仁、葱姜蒜什么的(这茶真的能喝吗......),可能是因为过于繁琐,所以后期才会有士大夫提倡归于自然吧?煎茶在耀君家逐渐消失之后(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地方这样喝),在小菊家被保留了下来,成为小菊家现在的茶道。不过不管是喝什么样的茶,耀君家对于泡茶的水和茶具从始至终都非常非常的讲究。另外,清朝的时候,由于满族和其他游牧民族一样喜欢奶茶(有助于消化),所以当时清廷的奶茶需求也很大。奶茶的用具和普通茶具不一样哟,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




至于亚瑟喜欢的红茶,是明朝时期南方的茶农发明的。过程大概和豆腐之类的一样充斥着各种偶然。红茶传入亚瑟家是因为17世纪一位葡萄牙公主在嫁入英国皇室时把福建武夷山的“正山小种”当成了嫁妆,红茶就这样进入了英国宫廷然后流行开来。亚瑟家应该普遍喜欢甜食,所以偏爱香气更浓郁的红茶也就不奇怪了。因为武夷山出产的茶叶颜色偏黑,于是红茶在亚瑟家被叫做了“Black Tea”(说起来我曾经在四川看见过像黑色石子的茶叶,泡出来是真香啊,泡茶的小姐姐说这茶就叫“十里飘香”来着)。亚瑟家的下午茶同样非常讲究,正式的下午茶需要配着三层甜点架(从上到下依次是 蛋糕和水果塔、英式司康饼、三明治,吃的时候要从下往上吃),对茶具、吃法和着装等等要求也很严格(相信我,真正的司康饼很好吃的, 亚瑟家的甜点还是不错的)。